五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2 13:13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1976年以来第11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因如此,历次埃博拉疫情才一次又一次在这里暴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历次埃博拉传播和防疫的经验教训表明,这种疫情最容易在公共卫生条件差,缺乏干净厕所、清洁水源和电力供应的不发达地区传播,而撒哈拉以南非洲恰是这样的地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染疫者高烧、肌肉痛、全身无力、上吐下泻,随即出现内外出血不止、器官衰竭甚至溶解的可怕现象。这种病毒可以通过血液、皮肤、排泄物、汗水或性行为交叉感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仅如此,近年来部分发达国家无端将“埃博拉防治研究”和所谓“生化武器开发”联想在一起,不断对原本就障碍重重、投入不足的埃博拉特效药、疫苗开发研究横加干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:“几乎所有在多哈的塔利班领导人都感染了病毒。”6月1日,西非国家刚果民主共和国(简称刚果金)卫生部宣布,该国已被证实暴发新一轮埃博拉疫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埃博拉疫情早在40多年前就已被人类发现,但迄今为止仍无特效药,疫苗也仅有一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富汗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说,很多塔利班领导人,包括该组织驻卡塔尔多哈办事处的许多人(他们刚在2月份与美国谈判签署了一项双边协议),都感染了新冠病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轰动一时的加拿大“邱香果事件”中,美国、加拿大情报机构对正常科研国际合作的蛮横干预,一度引发世人广泛关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对于艾滋病、新冠肺炎甚至麻疹,发达国家对埃博拉疫情防治、对特效药和疫苗研发都显得漫不经心。